*伊万·布拉金斯基成年视角
*咕咕咕

我遇到了小时候的自己。

那么小小的一只,夹在人群中,不突出,不显眼,我却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我急急地拨开人群想要来到他的身边,在我无数次的道歉以及数声抱怨中,我如愿以偿的靠近了他。

果然啊,还是一样破旧的围巾,一样单薄的衣服,一样脏兮兮的毛毡帽,以及——

——尤为清澈的眼神。

他望着我的时候,我似是有些恍惚。那双眼睛啊,是水晶一样明亮透彻的,像是一汪清泉,不掺一丝杂质,不染一点尘埃。大漠的风沙无法使他迷茫,北国的飘雪不能令他死寂。

那绝对是我,现在不曾拥有的。

以前,为了守护我重要的人,我坚定我要变强大。

但是变强大的代价,真的...

*苏联老大哥视角
*超级短

入眼皆是雪白。

地面是雪白的,天空是灰白的,阴沉沉的,不见太阳,不见云朵,不见星月,不见人烟。

天空还在下着雪,寒意无声地腐蚀着灵魂,啃噬着骨肉,犹如蛛丝缠绕着身体无法逃脱,又像藤蔓在身体里逐渐蔓延,刺激着神经末梢,关节微微活动都能听到骨与骨摩擦的声音,放大数百倍、数千倍,身体逐渐失去知觉,成为了失去灵魂的驱壳。

Who am I? Who am I?

无力地跌倒在冰凉的雪地里。鲜血一点点、一丝丝渗入绵软的雪地,像极了现在我眼睛的颜色——血红色,绝望地没有一丝丝光彩。恐惧蚕食着自己,狂妄着叫嚣着,宣布自己的主宰权。

I'm a puppet in their...

孤雪

①本文中的伊万呈幼年形态

②伊万没有记忆

③ooc预警

④可以理解为伊万自诞生之初到现在内心的迷茫、困苦、压抑、绝望,至死都未解脱

⑤与基尔伯特代表的是虚影;与王耀代表擦肩

入眼皆是雪白。

地面是雪白的,天空是灰白的,阴沉沉的,不见太阳,不见云朵,不见星月,不见人烟。

天空还在下着雪,寒意无声地腐蚀着灵魂,啃噬着骨肉,犹如蛛丝缠绕着身体无法逃脱,又像藤蔓在身体里逐渐蔓延,刺激着神经末梢,关节微微活动都能听到骨与骨摩擦的声音,放大数百倍、数千倍,身体逐渐失去知觉,成为了失去灵魂的驱壳。

一片雪花悄悄钻进了伊万的脖子里,高兴于来到了温暖的地带,又悲哀于无声无息的融为水滴。伊...

因果
#晓薛晓
#种糖吃
#薛洋为转世,老乞丐知道义城往事
#ooc预警

“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。”小薛洋摇头晃脑的念叨着从卖菜小贩那听来的一句话。

“那,是不是种什么得什么呢?”小薛洋眨巴眨巴着眼睛望着身旁的老乞丐。老乞丐撇开目光,没有回答他。

小薛洋见老乞丐一直不理会自己,也不气馁,自己一溜烟跑去旁边的糖果铺子,打算偷偷摸摸顺几颗糖出来。

“你个小兔崽子!还敢在店里偷东西!”“一边去!别碍着老子做事!”“怎么还不滚!”……

老乞丐清清楚楚地听到旁边嘈杂的辱骂声,摇摇头,摸一把自己破旧的钱袋,发现还有几枚铜板。

起身去旁边的糖果铺子,把小薛洋从暴打中拖了回来,连同小薛洋手里紧紧攥着的糖果。...


#三尊
#ooc预警

当初金光瑶当仙督时,在兰陵城外修了一条十里长廊,花团拥簇,堂燕停驻,繁华似锦。

民间有说这是一桩妙事,十里长廊,与即将离去的亲友一起走过这十里,到了这长廊的尽头,便是再无遗憾,挥手告别。

如今的长廊却是朱漆脱落,陈木腐朽,杂草丛生,荒无人烟。

停靠在枯树上的乌鸦瞅了一眼提着天子笑的蓝曦臣,宛如见到熟人般见怪不怪地扭回脑袋,梳理自己漆黑的羽毛。

蓝曦臣径直走到尽头,拨开旁边杂草,露出一个石碑。

石碑上冰凉光滑,没有镌刻一字,不知道被祭奠的人是谁,向来也不会有谁来祭奠罢。

掏出手绢,细细擦去石碑上的污垢,然而因为常年经受风吹雨打,石碑也无法回到原来的模样。

蓝...

黑夜
#薛洋个人向
#ooc预警

晚霞一如既往的绚烂,只是转瞬即逝。

浓稠的黑渐渐吞噬了天,路边的行人惧怕黑夜里的恶魔,匆匆地赶回了家,没有人注意到旁边的孩童。

孩童是瑟瑟发抖的蜷缩在角落里,盯着过往的行人,哆嗦着嘴,似乎想要说什么。

片刻,他鼓起了勇气,拽住了一个离他最近的行人,尚未说出话,就被那人狠狠踹开,不管孩童的死活,只顾自己的安危。

孩童狼狈地爬起来,抬起脏兮兮的脸,望着如同野兽般的黑夜,绝望地闭上眼,等待恶魔的来临。

破晓,人们纷纷走到大街上,没有昨夜的惶恐,只有“逃离”恶魔的喜悦。

少年衣沾鲜血,提着一把通体漆黑的剑缓步走出阴暗角落。剑正淌着血,血尚有余温。

一个人看...

星辰
#晓薛晓
#ooc预警

百里之间,静默无声。

顷刻鹅毛纷飞,街上伶仃几人。

一个老汉踉踉跄跄地走在大街上,仿佛醉了酒一般,猛的扎在了雪地里。路人避而远之。

路旁目睹一切的小乞丐迟疑了一会,觉得把老汉丢在那冻死不太道德,于是把老汉从路中间拖到他坐着的墙角。

随后小乞丐从其他地方弄了点水过来,正逢老汉悠悠转醒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老汉嘶哑着嗓子问道。

小乞丐把水递过去,看老汉一饮而尽后才慢慢道:“我叫晓星尘。”

听罢,老汉似乎有些惊诧,方才细细打量晓星尘。

收回目光,老汉沉吟道:“……你的眼睛很好看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“你知道么?你很像说书人所说的一个人。”老汉平视前方,自顾...

仙子自诉
#第一视角,仙子
#糖!
#ooc预警

我,叫仙子。

不是九重天上的仙子,我只是一只灵犬。

一只拥有超高智商却长了一幅哈士奇的脸的灵犬。

我的主人金凌,他有一个舅舅,叫江澄。

江澄平时对我是最好不过的了。想当初第一次见面时江澄带着我在江家操场狂奔半天,玩的可尽兴了。

可是观音庙那场战争后,我只看见江澄一个人倚在莲花湖的栏杆旁,望着天边的纸鸢,望着地平线上的孩童,望着我。

不觉又是一声叹息,江澄一饮而尽,迷迷糊糊间好像在念叨着一句话:“魏无羡……莲花坞已经有十三年没养狗了,你这个王八羔子倒是跟别人跑了……”

我的主人金凌,有个小叔叔,叫金光瑶。

金光瑶这个人可好了,笑眯眯地...

魔道同人(2)

打call

谢岳苻:

  “阿瑶,阿瑶,你等一下。”金光瑶同父异母的哥哥金子轩追上金光瑶,“你这次回来就别走了吧。”
  “哥哥,我在外地挺好的,就不回来了。”金光瑶并不想待在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。
  “阿瑶,你听我说,爸爸曾经是对不起你,可是你仍然是他的儿子啊,你回来吧,以你的能力不应该只是做一个小小的经理。”
  “……”金光瑶摇了摇头,心想,公司被那老混蛋败的差不多了,现在找我收拾烂摊子啊。
  金子轩见金光瑶还是不肯答应,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那好,你不愿意就算了,不过还是等过了爸妈的头七再走吧。这几天就先住在我家里。”说完手伸向了金光瑶抱着的金筠,在金光瑶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把金筠抱到他...

晓薛·无药可医的他们 (现代paro)

疯狂赞美,精神病人什么的真的好

百里琬戈:

# 晓薛 # # 糖刀说不清 #
# 心理医生×精神病人 #
# 私设如山 #
# ooc我的,轻喷 #


《无药可医的他们》


雷点预警:
1.晓薛。
2.带有轻微不良内容,自残,r18。全文阴暗。
3.私设如山:医生是爱他的病人的。从大爱里分出的独一份爱恋。
4.情感逻辑崩坏。设定一部分崩坏。你们可能觉得ooc严重。[无奈


房间里坐着一个青年。他直愣愣地看着电线上的鸟儿——它非常孤独地整理着羽毛。天空是灰色的,如此冰冷而浑浊,云底依稀可以看出太阳的影子,朦朦胧胧的,遥不可及。
他并非等待阳光,他在等待神明。
他的神明...

12
©祈诡 | Powered by LOFTER